万博体育 (484)

阅读:次      发布时间:2018-05-21

默认页给标题加个前缀:强军路上的骑手强军路上的骑手 四级军士长海永宾,是名蒙古族战士。海永宾的父亲曾是解放军的一名骑兵,彼的血脉中流淌着父辈勇往直前的血性,从小立志保家卫国。 2002年6月,海永宾以优异的成绩从技校电器专业毕业。母亲盼着儿子尽快工作,给家里分担经济压力,可海永宾却悄悄报名参加了征兵体检。直到征兵干部家访,母亲才得知儿子报名参军了。娘生儿,连心肉,母亲最懂儿子,当然也最支持儿子。离别那天,母亲起了个早,精心烹饪了烤羊腿、手抓肉等。看着一桌丰盛的“送别餐”,海永宾默默地吃着。 来到部队,海永宾很快完成了一名社会青年向合格士兵的转变。海永宾立志要成为坦克电气方面的“兵专家”是在那个下午。那天,连长带着刚下连的新兵去参观修理车间,恰逢一辆步战车电气部分出现故障,几个修理工正在抢修。彼向连长请求去看看,毕竟自己电器修理学了3年。连长上下打量着这个小伙子,摆了摆手说:“尔学的电器和吾们这的电气是两码事!”海永宾听了有些不服,征得同意还是上前瞧上一眼,只见先进的仪器设备、交错的电缆线路,各种神秘的模块星罗棋布。顷刻间,那双眼睛犹如打火石被猛地划燃了,一下子就亮了起来,在彼心中这些闪亮的电子器件分明是家乡草原上冉冉升起的星星:触手可及却又遥远神秘,恨不得把它们全部摘下,放在掌心好好研究一番。从此立志要攻下它! 下连后不久,海永宾就被选送到院校培训。那是一堂装备实操课,每人桌上摆放着一部坦克车载式电台,大伙都在跟着教员同步进行拆装作业。突然,一名学员起身报告:“教员,吾这电台有问题吧,怎么无静噪旋钮始终不工作?”教员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这部电台一直就这样,四五年了都没人能修好!”海永宾一听顿时来了精神,课后饭都顾不上吃,一副要跟这电台死磕到底的样子。彼用万用表逐个端口进行检测,可各端口的输出信号却显示正常。彼思忖着,要是故障这么容易排除,就不会拖了四五年了。之后,只要一有时间彼就钻进教室,用“替换法”进行检修,哪个部件替换后功能恢复正常,哪个部件就是问题所在。可是,最终彼还是失败了。 这个“心结”像是压在胸口的巨石,每次想起都让彼闷得慌。转了士官后,彼几乎翻遍了所有关于电台专业的书籍,却始终没能找到答案。直到有一次,集团军组织电台专业集训,特邀厂家技术人员进行授课,海永宾终于等来这千载难逢的求教机会。最终,问题答案浮出水面:厂里先后两个批次生产了这种型号的电台,由于后期技术改进,有些部件从原来的分类元件改进成了集成电路,但外观上都是一样尺寸的铝合金外壳,根本瞧不出什么差别来。海永宾的心猛颤了一下,那部电台准是厂方前期生产的,再怎样调换新件,内部电路始终匹配不上,能修好才怪呢!彼欣喜若狂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教员,电台最终恢复了正常,这“千古悬案”才算是有了定论。 海永宾看上去很随和,不过较真起来,也是翻脸不认人。 那回,集团军抽调技术骨干到各装甲部队巡修。某型坦克发动机由于接头短路起火,充电装置电缆线路的绝缘层被烧毁了一大段。这根电缆足有10厘米粗,一直从车头贯穿车尾,想要重新布线得先把坦克各部位全部拆分,工程浩大。带队干部倒是想了个法子:截取一段水管直接套在导线外面,这样相当于重新加了绝缘层,简便快捷又高效。 大伙纷纷举手赞成,可海永宾却坚决反对。彼一脸严肃地说:绝缘问题倒是解决了,线路本身自带的屏蔽功能却无法修复,必须得重新布线!僵持之下,带队干部脸一黑:时间紧任务重,吾们能交差就行,少数服从多数,就这样定了!这下可把海永宾逼急了,干脆直接不配合。无奈,电气部分没有彼任务根本无法推进,带队干部也只好“服软”,组织大家用这种最笨的方法把坦克从头拆到尾,原本只有几分钟的工作量,结果大伙忙活了一整天。事后,海永宾还是为自己失当的行为道了歉。至于为啥坚持用这种“笨方法”,彼有着自己的考虑:屏蔽功能虽然平时看似不起眼,但一旦上了战场,进入到复杂电磁环境,那可就是电子设备的“防护伞”,甚至关乎一场战斗的胜败。当然,最后带队干部也向彼竖起了大拇指。 海永宾能修集团军最先进的装甲装备,但自己身上的信息化含量却低得可怜,彼那部还在使用的CDMA手机就是最好的例证。 那年,海永宾休假结束,挥手作别相亲对象,踏上返营归途。离别之时,蒙古族女孩从兜里掏出了一份包装精致的礼物。这是什么呀?姑娘被问得羞红了脸,娇滴滴地说:“挑了好几天,也不知道尔喜不喜欢。”到了部队,海永宾打开礼物,一部迷彩色的手机附带着一张粉红色的卡片,上面写道:很幸运能认识尔,从小吾就崇拜军人,崇拜那身迷彩绿,这几天与尔的短暂相处,让吾更深刻的明白了什么是信仰,什么是奉献,什么是坚守,什么是付出,希望在今后的日子里一同分享尔军旅路上的苦与乐。 自那之后,这部迷彩手机架起了两人的“连心桥”,一直陪伴着彼们步入婚姻的殿堂。当然,很多时候,由于部队训练管理要求和演习保障的需要,手机不能随身携带,有时甚至是长达好几个月都处在“失联”状态。联系不上怎么办?姑娘倒是想得开,而知道海永宾一定是有任务在身,所以通常只要“失联”,而都会默默为海永宾祈祷,希望彼能够平安顺利地完成任务。 从地图上看内蒙古,势如一匹昂首奔腾的骏马,海永宾军旅人生也像这匹“骏马”一样,蹄疾步稳、一马当先。近16年的军旅生涯,彼先后参加10余次大型军事活动,在集团军比武中3次取得第一名,为部队培养了30余名电气修理工、100余名技术骨干。作为一名优秀的蒙古族骑手和士兵,强军路上,彼快马加鞭,驰骋疆场,永不停息。 标题书法:刘洪彪